哈漠归迹
新疆姑娘“跨界”清华讲堂说纤维艺术新疆毛皮画

本报全媒体记者白帆5日,一场关于新疆毛皮画的讲座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开讲,阿孜古丽是这次讲述的主角。为期半个月的时间中,她将为美院的


本报全媒体记者
5日,一场关于“新疆毛皮画”的讲座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开讲,阿孜古丽是这次讲述的主角。为期半个月的时间中,她将为美院的学生讲述新疆毛皮画的“前生今世”、毛皮画的制作、衍生品设计等内容。    
尽管在中国最高学府的讲堂里说艺术,丝绸之路上用毛皮艺术诠释新疆的风土人情。但38岁的阿孜古丽·吾甫尔却并不是艺术科班出身。说起来,她的经历很“跨界”,大学学的是法律,毕业后做起餐饮,8年前毅然转行,研究毛皮画。  
八年前,还是餐厅老板的阿孜古丽在牧区骑马,抚摸马毛的瞬间,一个灵感迸发:动物的毛皮是否可以作画?    
在这之前,阿孜古丽从来没有见过毛皮上的画,在此前,她全部的绘画经历就是小时候学过的儿童画。 
说干就干,阿孜古丽转掉了餐厅,开始潜心研究在毛皮上作画。那段时光中,让她记忆最深的是如何给毛皮上色,开始阿孜古丽尝试用油画、水粉颜料、自己配比调色,这些尝试都失败了。考虑到用羊皮牛皮实验成本太高,“爱折腾”的阿孜古丽想到了用自己的头发实验。 染发剂和绘画颜料掺在一起涂抹对头发有伤害,阿孜古丽也从一头披肩长发最后变成寸发的“假小子”。     
经过8年的研发后,阿孜古丽解决了毛皮鞣制、上色、防腐、防潮等问题,并申请了专利。 8年坚守,阿孜古丽实现了“趁着还未老,让梦想开花”的夙愿,她研发的毛皮画也成了新疆文化产品中的一张名片。阿孜古丽介绍,简单地说,毛皮画是利用动物毛皮艺术创作,处理毛皮后的处理,根据其毛色、斑点分布,依循皮质肌理和毛发走向绘画、浮雕。    
创业的过程中,一个问题也在困扰着阿孜古丽——毛皮画属于哪种艺术形式?    
去年12月,在“清华大学艺术与科学沙龙”中,阿孜古丽认识了清华大学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办公室主任、美术学院博士王旭东。      
王旭东说,这种毛皮画作可归为纤维艺术类。与纤维艺术平行的,还有陶瓷艺术、玻璃艺术、金属艺术、漆艺术等。这使得阿孜古丽有了“找到组织”的归属感,也促成了这次的讲座。       
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讲师岳嵩是这次讲座的倾听者之一,在他看来,目前国内的毛皮画只有她一家,新疆毛皮画最突出的一点是“借助毛皮的力量顺势而为”,“毛皮画的衍生品不仅为学生创作打开思路,也是未来创业的一个方向”岳嵩说。          
 对话:        
“纤维连结世界”叙写丝路风情      
北京画家阿里雷公还曾经在阿孜古丽的工作室尝试了这种艺术形式,他说, 这种艺术表现形式为全国乃至世界艺术作品注入了新的活力。      
走进阿孜古丽的工作室,暗黄的灯光下,陈列着一幅幅泛着毛皮光泽的的毛皮画:雄鹰展翅欲飞、母子马相互依偎……诉说着新疆的风土人情和地域特色。   
记者:毛皮画其实并不是“按图索骥”,在创作中,您如何“顺势而为”,用自然的力量达到艺术效果?  
阿孜古丽:其实在《大汗》作品中,巧妙地将牛皮的尾端运用到人物的帽领中,胡子和头发也是牛毛制作的,在目前的毛皮画中,都是将毛皮的自然纹理与艺术创作相结合。  
尽管在材料和形态的表达层面并没有完全脱离已知的媒介,创新的表达方式、跨界综合是我们一直在追求的。  
毛皮画这种纤维艺术要向前发展,就得打破自身边界,这也正是此次清华讲座的目的之一,希望不同领域人们的参与、不同学科、门类的渗透,带来新鲜的观念和创作的方式。   
记者:作品中大多是新疆地域特色的题材,今后计划如何在传统的“底色”上,更好地叙写丝绸之路风情?  
阿孜古丽:目前毛皮画用绘画,浮雕等相关创作技法,有立体感强、色彩柔和、画面细腻的特点,以此展现新疆丝绸之路上各民族精神面貌,风土人情,地域特色。    
下一步计划和清华美院等艺术院校进一步合作,建立毛皮绘画技艺研发,制作加工及推广的毛皮绘画艺术工坊,争取早日走出新疆、走出国门,成为新疆文化产品中的一张名片。
(文/本报全媒体记者白帆)